機場貴賓廳關閉,使一位縣委書記犯了難,他雖坐過無數次飛機,一旦令其自己登機,卻不知如何訂票、取票、換登機牌,“我比剛進城的農民還懵懂”。
  難得他說了句大實話。吾國的官員,最喜抱怨民智未開、民眾素質低下。事實上,問題往往不在民智,而在官智。官智未開的一大表現,即把所有問題都推到民眾頭上。要論證這一點,其實不難,可隨機挑選官員與民眾各一,令他們不名一文,丟在陌生環境,看看最終誰能生存下來,生活得更好。
  要挑中那位懵懂的縣委書記,也許就不用比了。其實他並非孤例。據《人民日報》評論文章,還有一些官員,倘使其親力親為,去醫院不知怎麼掛號、乘公交車不知如何投幣刷卡、參加培訓會走錯教室……我則親見一些奇葩,如不知如何摘水蜜桃,不分草魚與鯽魚,最絕的一位,能喝出拉菲的年份,自己卻不會開紅酒,折騰了半晌,還把手指劃破了,這足以寫入《笑林廣記》。
  行動能力的退化,只是一端。相形之下,思考能力的退化,則更為可怕。如有些官員“患上秘書依賴症,沒有人代擬講稿、安排事宜,就不會說話、不會寫文章,甚至不會思考”。這絕非危言聳聽。君不見,一些新聞發佈會、聽證會或答記者問,問題和答案,幾乎都是提前備好,倘有人猝然發問,臺上便不知所措,語無倫次,以至氣急敗壞,戟指怒目。
  古有“富貴病”之說,四體不勤,五穀不分,動輒指斥民眾“何不食肉糜”,皆可歸入此列。不過,官員不會登機、不會掛號等,卻非區區富貴病所能解釋,而當視作特權病、制度病。慣於享受特權,必將逐漸喪失正常生活能力;“幹部生活能力不足的背後,是權力的無所不能”。
  我想起了一張照片。應是一場會議,一位年輕女郎端坐臺下,金鏈、染髮、眉頭高挑、態度倨傲,氣質不似善類,面前除了礦泉水,還有一塊牌,上書四字:首長隨行。隨行就隨行罷了,還要標識出來,可見地位之高,以及對首長生活的重要性,倘無此隨行,只怕首長舉步維艱。這大抵可以視為“權力無所不能”的一個註腳。當權力不受約束,不僅慣壞了首長,還孳生了驕縱的隨行。
  然而這正給解決制度病提供了一點靈感。如果說“讓領導先走”是一種制度病,那麼裁去隨行,讓領導自己行走,也許可作為一種藥方。而且,領導不但要學會自己行走,還要學會自己登機,自己掛號,自己打傘……吾友Z君有言,從一個官員打傘的手形,可以判斷他是經常自己打傘,還是偶爾為之,故意作秀。看來,政治實在難以脫離生活。 □羽戈  (原標題:[街談]縣委書記被慣出來的制度病)
創作者介紹

Johnnie

fn25fnvhw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