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克強18日在美藥典公司餐廳與10家進駐上海自貿區的中外企業家座談,請他們給自貿區各項改革“打分”。中新社記者 劉震 攝
      白色餐桌拼成了會議桌,塑料餐椅變成了辦公椅。在上海自貿區成立一周年之際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8日在美藥典公司餐廳與10家進駐上海自貿區的中外企業家座談,請他們給自貿區各項改革實實在在“打分”。
      李克強開門見山發問:“你們為什麼來自貿區註冊企業?你們遇到了什麼難題?對自貿區、上海市乃至中央政府,你們還有什麼要求解決的普遍性困難?”
      座談會前,李克強曾去上海自貿區綜合服務大廳、中國銀行上海自貿區分行,考察負面清單管理模式、金融改革等各項政策進展情況。坐進這家餐廳改成的“臨時會議室”後,他對10位參會企業家說:“希望我們在留有飯菜餘香中進行的座談會,不僅friendly(友好),而且frankly(坦率),有什麼問題直來直去講出來。”
      政府看錢“未必有企業看得好”
      作為自貿區內註冊的第一家投資類企業,弘毅投資總裁趙令歡在發言中說,進駐自貿區是他們“盼星星盼月亮”盼來的。
      “以前企業要跨境投資,需要經過層層審批,所以公司參與海外收購競標時,必須在材料上加一條備註:如果政府審批沒有通過,交易自動取消。”
      “不止是境外投資吧?”李克強接過話說,“就是在國內與外商談判,我們有時也要求對方提供‘批件’,這讓人家莫名其妙:合同文本都是按法律作的,還需要什麼批件?”
      趙令歡連連點頭稱是:“沒錯!有時候對方甚至懷疑我們交易的合法性。這就好比等於競爭還沒開始,我們就輸在了起跑線上。”
      他接下來告訴總理,進入自貿區後,額度內的對外投資再也不需要審批了,一年時間,公司就完成了4筆海外投資。但是,目前境外投資還有額度限制,成了他們繼續擴大業務新的制約。
      “這些政策確實需要重新研究。”李克強轉過頭對隨行的有關部門負責人說,“中國經濟體量在不斷增大,境外投資的額度限制雖然比過去有了提高,但遠跟不上形勢。”
      “其實政府要看住這個錢,未必有企業看得好。畢竟這是企業自己的錢啊,企業看得最緊!”趙令歡說。
      李克強笑了。他強調,政府要切實放掉那些“不該管的事情”,把審批為主的行政管理體制改革,真正改成事中事後監管。這就是上海自貿區試驗的真諦。“這是真正的‘大改革’,是政府實實在在的自我革命。”
      政府再不能辦“不該辦的事”
      在這個“臨時會場”內,李克強向10位中外企業家坦承,在上海建立自由貿易試驗區的重要原因之一,就是探索確立政府與市場的關係。
      “剛纔好幾家企業,包括外企老總,都在發言中說到,在自貿區內的經營,碰到了很多此前沒有碰到過的新事物,不知道該怎麼做。”李克強說,“我想,這些探索,在你們自己國家未必就沒有經驗。你們之所以不知道該怎麼做,可能與你們已經熟悉了這裡過去的管理模式有關。現在政府創新管理模式,你們反而不知該怎麼和政府打交道了。”
      李克強說,探索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,就是探索負面清單的管理模式,是為了給市場“讓”出更大的空間。從過去的審批管理到負面清單管理,政府干預市場的能力比從前大大削弱了。下一步,還要繼續壓縮負面清單,“給市場‘讓’出更大的空間”。
      他特別強調,政府讓出市場空間,並不等於完全甩手不管了。恰恰相反,而是要切實加強事中事後監管。“我想在座的所有企業家,都不願意放開的市場遵從‘叢林法則’吧?”
      參會企業負責人都連連點頭。李克強說,政府再不能辦“不該辦的事”,但要更加積極履行自己維護市場秩序的職責。
      “我們經歷了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的艱難改革過程。對於一個13億人口的大國而言,要‘迅速’還要‘有序’。”他說,“怎麼更好地處理政府和市場的關係,這還需要在自貿區內大膽試驗。”
      自貿區不是政策窪地、稅收窪地
      花旗銀行(中國)有限公司董事長歐兆倫在發言中說,花旗銀行來自貿區,“坦率講,第一原因就是覺得有機會可以賺錢。”
      李克強笑道:“你這話說得很坦率。搞企業不賺錢來幹嘛?你們賺錢也給我們帶來了發展機會、就業崗位,這是雙贏。”
      參加座談的10位企業家,半數來自外資企業。李克強說:這表明,中國會繼續擴大開放,而且會越來越開放。希望更多外國企業進來。我們需要外資,同時更需要隨外資一同引進的先進技術和先進管理理念。
      他說,中國30多年來取得巨大的發展成果,得益於開放,是開放帶動了改革。
      “上海始終是開放前沿,有開放經驗。今後我們還要進一步擴大開放。不論是國企民企,還是外資內資,也不論何種身份,何種出身,都將平等對待,一視同仁。”他說。
      李克強指出,上海金融業發展完備,要在這裡深化金融創新,推進利率、匯率市場化改革,推進人民幣、資本項目下可兌換,放寬金融機構的準入。
      “我看到,自貿區成立前,區內只有10家金融機構,成立一年後,這一數字已經增長到了78家。”總理說。他要求上海在探索金融創新的同時,還要探索創新金融監管的方式。
      “我們成立上海自貿區,也是為了探索處理好發展與開放的關係,深化金融改革創新。”李克強說,“上海自貿區的優勢是創新。自貿區成立之初,我就明確表示,這裡要建成改革高地、創新高地,而不是政策窪地、稅收窪地。”
      “加快信息公開步伐,讓市場更透明”
      針對參會企業提出的問題,李克強一一予以作答。
      卡爾蔡司中國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福斯特提出,企業很難在第一時間瞭解新出台的優惠政策。李克強說,我們政府部門確實還存在信息不透明等問題。
      “長期以來,我們習慣於用紅頭文件推動工作,文件發出來就鎖在抽屜里,企業很難及時獲知。”他說,“要加快信息公開步伐,讓市場更加透明。要讓企業儘早知道,什麼是政府允許做的,什麼是政府不允許做的,政府需要監管什麼。”
      美藥典高級副總裁兼中華區總經理胡江濱提出,作為藥品標準制定機構,他們經常需要全球範圍收集各類樣品。一些樣品分量只有幾克甚至幾毫克,但通關需要提供很多文件、材料,手續還不夠便利。
      李克強笑答,這是外企給我們出的一道“難題”。“我們檢驗‘大家伙’有經驗,但對這麼小分量物品的通關確實還不熟悉,需要進一步提高監管的技術含量。”李克強坦言,“歡迎企業給政府‘出難題’,政府的職責之一就是想方設法幫企業‘解難題’。”(肖楠)  (原標題:李克強邀10企業給上海自貿區打分)
創作者介紹

Johnnie

fn25fnvhw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