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網12月20日電臺灣《旺報》20日刊載文章指出,2013年世界經濟形融資勢發生了逆轉。這時,新興經濟體不僅跟發達國家的宏觀經濟政策要協調,發展中國家之間的經濟政策也要協調,共同抵禦國際經濟風險,共同推動國際經濟新秩序的建設。文章稱,新興經濟體要做國際新秩序建設的參與者、推動者和主導者。
  文章西裝摘編如下:
  有研究機構預測,今年美、日和西方發達國家對世界經濟的貢獻可能會達到60%。 在2008年之前,發展中國家經歷了“黃金十年”,2008年以後對融資國際經濟增長貢獻率越來越大,2012年是一個拐點,新興經濟體的增長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50%,而2013年卻發生了逆轉。
  寬鬆政澎湖民宿策帶來災難
  這一逆轉的發生有三大原因,第一是發達國家集體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。向貨幣註水,導致了全球性貨幣泛濫,引發一系列的資本市場動蕩、股市動蕩,原來這種量化寬鬆是有限度的。2013年美國的限度跟就業率和通脹率兩個指標掛鉤,日本的限度和它吳哥窟的通脹率掛鉤,英國和歐洲央行原來是收緊貨幣政策,2013年也適度寬鬆。
  在這樣量化貨幣寬鬆政策下,全球資本泛濫,這是新興經濟體2013年整體經濟下降的一個重要的外部因素。
  第二是發達經濟體整體上的高負債。美國的負債率早已超過了16.4兆美元,占GDP的總量早已超過了100%。日本的負債率已經達到了GDP的243%,這麼高的負債率,而且還繼續寬鬆,這就像給世界經濟打激素,給世界經濟也帶來極大的負面影響。
  第三是貿易保護主義和過度區域主義,而且現在區域主義代替全球化的趨勢加劇,始作俑者是發達經濟體。從外交結盟、軍事結盟走向經濟結盟。比如說TPP、TTIP,按照這個目標來說要到2015年完成談判進程,這就將全世界貿易的標準上了一個大臺階。作為後發國家、作為新興經濟體,在這個方面並不占優勢,將會在世界市場開拓方面被邊緣化。
  在這一遭遇逆轉的大背景下,新興經濟體要加速調整改革自身,做好內功,同時應該加強戰略協作。
  首先,新興經濟體應形成命運共同體,共同扮演全球化世界重要角色。儘管新興經濟體大都是後發國家,但是人口最多,市場潛力最大,現代製造業最集中,也是最大的貿易市場。有這樣一個巨大的市場,面向未來要形成命運共同體,因為導致新興經濟體經濟整體下行的外部原因是共同的,需要共同去爭取外部環境的改善。
  第二,要強化戰略合作。在G20會議、APEC會議、東盟會議上,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、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多次闡明中國觀點,中國的經濟政策不僅要對中國負責也要對世界經濟負責。新興經濟體通過一些合作機制和平臺,包括金磚國家論壇、中非論壇、中阿論壇等等,應在建立互信的基礎上,把戰略合作提高到一個新的層面。
  集體發聲整體崛起
  第三,要集體發聲。要引導或者主導世界輿論,不能按照發達國家轉嫁危機的做法,轉嫁完危機以後還把這種責任推給發展中國家,推給新興經濟體,比如說貨幣註水,造成新興經濟體國家的股市跌宕起伏,作為發達經濟體轉嫁危機後還要指責發展中國家。因此,新興經濟體要集體發聲,要有明辨世界經濟是非的能力。
  第四,要整體崛起。2013年5月16日世界銀行報告指出,到2030年發展中國家在全球的投資中將占到47%-60%,而現在是23%。這個趨勢相信是不會改變的。新興經濟體走在一個整體崛起的道路上。
  第五,要協調政策。新興經濟體不僅跟發達國家的宏觀經濟政策要協調,發展中國家之間的經濟政策也要協調,共同抵禦國際經濟風險,共同推動國際經濟新秩序的建設。新興經濟體要做國際新秩序建設的參與者、推動者和主導者。在國際上要講公平正義,國與國的平等就是最大的公平正義。(陳文玲)  (原標題:台報:全球經濟逆轉 新興經濟體應發揮主導作用)
創作者介紹

Johnnie

fn25fnvhw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